•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法制

银行领导指使拆借资金 员工被迫辞职“人财两空”

时间:2019/5/22 14:31:02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查看:161  评论:0
中国民生播报网讯:因当地一家企业银行贷款到期,当地工商银行副行长唆使银行员工以个人名义拆借过桥资金打到该企业法人代表个人账户,用于该企业归还到期银行贷款,企业法人代表承诺短期内归还。但是,此后一年多的时间,该企业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拒绝归还。

无奈之下,银行员工将债权转让亲属后起诉到当地法院,受偿一份该企业与第三方关联企业、银行之间的债权。但银行方面以“违规”为由,强行要求该员工将过付款退回法院,同时 利用多种手段逼迫该银行员工辞职。

此事在当地引起不小轰动。这家银行为关联企业协调拆借过桥资金并非个例,该银行领导班子成员还存在违规参与民间借贷的情况。接受调查时班子成员之间相互打掩护、隐瞒事实、向银监部门作出虚假陈述,为金融安全埋下严重的安全隐患。

祸起拆借过桥资金

银行在企业贷款到期后往往要求企业归还原贷款,再贷出新贷款,让企业继续使用资金。企业在无足额资金情况下,就不得不去想办法拆借一笔资金来周转一下“还旧借新”,这笔周转资金俗称过桥资金。此种拆借风险很大,银行很可能收回贷款后,不再发放新的贷款,那样拆借资金有去无回,陷入一场无休止的追索讨债中。

工商银行山东省济宁市梁山县支行(以下简称:工行梁山支行)的员工孙长胜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不仅拆借的过桥资金要不回来,连银行的工作都丢了。

事情还要从四年前说起。2015 年 6 月 29 日,工行梁山支行副行长闫恪爱把他叫到办公室,当地的企业山东梁山蓝天集团纺织有限公司董事长侯庆堂、总经理刘明良也在场,经过交谈得知蓝天集团在工行梁山支行有一笔到期贷款需要归还。

“闫行长就安排我本人给侯庆堂借款一百万元人民币,用于归还蓝天集团在我行的到期借款,当时闫行长、侯庆堂、刘明良均表明用三五天就归还。我考虑到有闫行长出面安排此事,为了闫行长和银行工作就答应了要求。”孙长胜坚定地说,“要不是银行领导安排,肯定不会出借的。”

随后,孙长胜通过网银和自助设备向侯庆堂个人账户转账一百万,蓝天集团副总孙红波还给他打电话探讨利息的问题,孙长胜说这是领导安排就用三五天,就不要利息了。然而,按照约定三五天后,孙长胜找到侯庆堂要钱,侯庆堂说:“钱没回来,再等几天”。之后,孙长胜再去要对方总是推托没有钱。

由于当时借款时,侯庆堂声称只用三五天,就没有写借条约定利息。到 2016 年借款快一年时才补写了借条,加盖了蓝天集团公司公章。

打赢官司 借款却追不回来

多次索要借款无望,孙长胜决定要起诉侯庆堂和蓝天集团。为了方便起诉,孙长胜把债权转让给表弟齐冲。2016 年 4 月 20 日,齐冲向梁山县人民法院递交诉状,2016 年 5 月 24 日,梁山县人民法院下达(2016)鲁 0832 民初 2473 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蓝天集团归还借款及利息。

让孙长胜没想到的是虽然打赢了官司,执行起来竟然一波三折。

2016 年,中央巡视组巡视山东之时,闫恪爱告诉孙长胜已经接到法院通知,梁山水仙味精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水仙公司”)有一笔待分配的补偿款在法院,该笔补偿款工商银行可优先分配,水仙公司所欠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梁山支行的款项已由蓝天集团代其偿还,所以孙长胜可以受偿这笔补偿款。

稳妥起见,闫恪爱还把孙长胜领到工行梁山支行代理行长李晓红的办公室进行汇报。据孙长胜称,当时代理行长李晓红并没有明确表态,也就是这一环节,给孙长胜带来了一系列的麻烦。

为了领取这份补偿款,孙长胜曾找到侯庆堂签订一份债权转让协议,但是侯庆堂要求债权协议签订之后按照 20%的比例给他本人,等把协议拿到法院,法院没有同意该协议方案。

重要的一个环节是闫恪爱给孙长胜打电话,让他把起诉聚丰、弘景(备注:当地两家企业)的材料整理好,并且告诉孙长胜把这些材料用到划转水仙味精款项向法院需提供的材料中,还安排孙长胜按照法院要求进行登报公告。

“完善好需要的材料,在我向法院递交的时候就感到这样不妥,随后我把这个事给工行梁山支行纪检组长赵建鲁汇报了一下,还询问了办公室会计、营业室主任和运营管理部的人,他们说只要分管的闫恪爱签字就能办。”孙长胜回忆说。孙长胜把材料递交给法院时间不久,梁山法院就将补偿款打到了齐冲的账户。 

2017 年 6 月 2 日下午,工行梁山支行代理行长李晓红、纪检书记赵建鲁和办公室主任等找到孙长胜,询问到法院领取补偿款的材料怎么来的,孙长胜实事求是回答是闫恪爱提供的。参与谈话的领导说领款的程序和资料不对,必须退回,否则就要处理孙长胜。

无奈之下,孙长胜开始筹集资金向法院提出退款的事,但是梁山法院方面称无法退回,即便是退回也无法入账。随后,工行梁山支行代理行长李晓红同法院院长时益同协商后同意可以退回,并要求齐冲写了一份退款说明。

当孙长胜把过付款退回法院之后,要求冻结这笔款项继续执行,执行法官司兴军称无法冻结,还需要给领导汇报。然而,十几天后,孙长胜找法院要求继续冻结退回款项时,却被告知此款项被梁山县国有资产运营投资有限公司查封。

原来在2017 年 3 月 26 日,侯庆堂以蓝天集团和翔宇公司的名义与梁山县国有资产投资运营公司签订《债权再转让协议》,并向工行梁山支行送达《债权转让通知书》,在工行尚未研究是否同意债权转让的时候,梁山县国有资产运营投资有限公司起诉蓝天集团、翔宇公司和工行梁山支行,冻结查封了此款项。而侯庆堂和蓝天公司这么做,有逃避到期债务的嫌疑。

随后不久,工行梁山支行将此情况汇报工行济宁分行领导,分行监察室调查认为孙长胜向法院递交申领过户款材料是违规行为,应按照工行《员工违规行为处理规定》予以辞退或者自动辞职处理。无奈之下,孙长胜只好忍气吞声选择了自动辞职。至此,孙长胜不仅没有追回拆借资金,还把工作丢了,“人财两空”让他无法接受。

媒体采访 银行领导竟集体失踪

考虑再三,孙长胜决定向工商银行山东省分行和中国银监会山东监管局反映他的遭遇和不公平的处理结果。2018 年 8 月 20 日,中国银监会山东监管局受理了孙长胜的反映问题。10月 9 日向孙长胜送到了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

在这份信访处理意见书中,具体参与核查的济宁银监分局工作人员曾与侯庆堂电话沟通了解借款资金往来的情况,但是侯庆堂以多种理由拒绝配合并直接挂断电话。而工行梁山支行李晓红、闫恪爱及赵建鲁均称之前不知道孙长胜向侯庆堂及蓝天集团借款的事情,只是在才通过侯庆堂打电话才听说此事。

但是,相关文字、录音、视频等资料显示,孙长胜向侯庆堂和蓝天集团借款一事,工行梁山支行副行长闫恪爱、纪检书记赵建鲁和行长李晓红均是知情并参与的,他们接受济宁银监分局工作人员调查时隐瞒了事实。

关于是谁提供相关材料让孙长胜递交给法院的问题,银监局工作人员向闫恪爱询问调查时,他表示自己不知道,也没有指使过孙长胜编造材料。对于这种说法,孙长胜说:“闫恪爱是在说谎。这些材料是他从工行准备诉讼别的公司材料中挑出来给我的,让我拿着这个材料交给法院,现在他现在又不承认了,这事我有录音和证人可以证明。”

工行梁山支行行长李晓红以及纪检书记赵建鲁称孙长胜去法院递交的申领材料并非银行真实出具的,是孙长胜个人行为。如此说来,孙长胜作为一名基层银行职工都能轻松拿到银行公章和法人代表签字的文书,如果真是如此,工行梁山支行的管理应该混乱到什么程度了?

据当地一些企业主透露,工行梁山支行领导和员工参与民间借贷和帮助企业拆借过桥资金情况时有发生,有的企业不敢在工行的对公账户上存钱,生怕被协调借用过桥资金。按照规定,银行员工违规参与客户资金往来和拆借过桥资金是不允许的,严重时可以解除劳动关系。基层银行领导班子都参与违规行为的操作,这样的班子还能发挥好领导带头作用吗?

按照约定,记者就孙长胜反映问题跟工行梁山支行相关人员再次了解核实,采访主要当事人闫恪爱,但是没想到吃了闭门羹,办公室工作人员说银行领导全部外出,不在单位。令人纳闷的是到底什么原因让工行梁山支行领导班子集体失踪、躲避不见呢?

针对自己不公平遭遇,孙长胜也多次向工行济宁分行行长鞠立坤反映,对方以没有新的证据,不能继续深入调查为由拒绝孙长胜的诉求。但是,孙长胜在这起事件中是否存在违规行?银行班子成员参与其中提供虚假材料是否也应该处理?此事是孙长胜的个人行为还是银行领导暗箱操作?以上种种疑问都没有查清,有必要深入调查了解,查清事实、分清责任、公平处理。

目前,孙长胜依然走在维权的道路上,他的遭遇能否引起重视,能否得到公平处理,我们将拭目以待。

转载:
http://xinchendaily.cc/a/gedixinwen/20190522/660802_5.html

特别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山东省视窗”网站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山东省视窗”版权所有